音樂會終於結束了。
      指揮走下臺來,和舞臺邊的舞監握手,說:「今天辛苦你了,以後再繼續努力。」
      舞監一臉苦笑,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。他剛來不到兩個月,接這個工作到現在,已經不知道被指揮盯了幾十次了。就拿今天來說好了,樂團第一次到臺北演出,一整天下來,是狀況不斷。
      一大早舞監和工讀生們,搭六點半的高鐵到臺北,八點半到演出的場地,之後就一直裝舞臺直到中午。舞監對我們工讀生很好,他為人非常的和氣,雖然是我們的上司,對我們也不會擺架子。比如說有的時候工讀生擋到他的路,他要借過的時候會說:「哥哥,借過一下。」這樣的戲稱,讓人感覺到他的親民。
      好不容易到中午裝好舞臺了,下午彩排的時候,指揮進來一看樂器的擺設還有舞臺的空間,就開始挑東挑西,到處抱怨哪裡不好,這裡不行。舞監就跟在他身邊,一直點頭稱是。雖然不滿意,但是彩排還是要進行。等到彩排結束的時候,指揮把舞監和工讀生叫過來集合開會,說要把裝好的舞臺拆掉重裝,這點讓在場所有人都倒抽了一口涼氣。
      工讀生裡的傑哥是工讀生裡面體力最好的,他在搬東西的時候常常用一隻手舉起很重的東西,然後說:「這個小case啦。」雖然如此,在他聽說舞臺要重裝的時候,也感到困難。雖然困難,還是得照作,於是接下來舞監和工讀生們,在短短的一個小時內把舞臺拆掉重裝。
      如果當天的狀況只有這個,那也就算了,重點就在我們忙著重裝舞臺的時候,我們女主管在行政人員辦公室被團員罵哭。等到知道的時候,大家都在聊是因為音樂會票的問題,搞得團員不高興。「票的問題去問票務啊!怎麼可能主管什麼細節都要管到。」有工讀生這樣抱不平。
      這個時候有一個很寶的工讀生,說:「大家等一下,我們有一個套子是用來蓋豎琴的,等下我們拿那個套子去蓋那個團員布袋,大家說怎麼樣?」在場聽到的人都笑了,不過沒有人表示意見。
      雖然有這些狀況,不過音樂會總算平安結束了,指揮和舞監握完手,說完那些話之後,又走到舞臺上,最後一次謝幕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
三言兩語打發你

玩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