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版位

目前分類:說 (31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      晚上,我耐不住寂寞到外面散步,想到要打電話給小梅,告訴她我最近發生的事情。
      「你不覺得你生涯規劃太糟了嗎?到現在都還沒想好自己要作什麼?到現在都還不知道自己要找什麼工作?」
      「我以為找工作很簡單,我以為工作很簡單。過去我還在笑怎麼會有人找不到工作,現在才知道工作真的很難找。」

玩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     那次和小梅通過電話之後到現在,她完全不理我。
      她告訴我:「你什麼都還沒有想好,那你的將來怎麼辦?那我和你的將來要怎麼辦?你不讀書也不找工作,難道將來要我養你嗎?在你想清楚之前,不要打電話來找我。」
      她一連串的罵出這些,我聽得出她很心急,而且她心急的原因,是我一直沒有辦法給她安定的感覺。的確,我們都進入適婚年齡了, 記得同學雅雯的妹妹大學畢業後就馬上結婚,何況我們呢?

玩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     最後一間學校放榜了,我的希望也瞬間破滅。
      我離開電腦前面,回去躺在床上,拿著枕頭蓋住自己的臉,暫時不想面對事實。
      說實在話,今年在考研究所的時候,我就覺得不妙。不過是離開學校幾年後去重考研究所,結果發現有些題目根本沒有學過。難道說這幾年間科學界又有許多重大的新發現?現在考的題目內容,和我當初學的東西已經有些不一樣了。

玩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3) 人氣()

      「喂,小梅嗎?妳現在在上班嗎?」
      「當然啊,你什麼時候到高雄?」

      當了快一年的兵,我終於在今天退伍了。我很慶幸的事情是,在我當兵的期間,小梅還是我的女朋友,她並沒有變心和別人跑了。我在之前就和小梅約好,在我退伍的那天,我會先去高雄找她,再回故鄉臺中。

玩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      現在是凌晨一點半。
      稍早,剛結束社團的年度成果發表會。長達一百二十分鐘的音樂會,在幾乎沒有任何意外狀況的情況之下順利結束,接下來只要過完下個星期的期末考週,這個學期就結束了。暑假來臨,我也要脫離大三的生活,升上四年級。
      在音樂會結束,收拾完所有的東西之後,社團裡的人在揪團要去吃火鍋。本來我沒有打算去的,可是我的女朋友小梅想要去,我只好和她一起去。吃完火鍋後,本來應該直接送小梅回家,可是我們卻都還不想回去,所以我和她在便利商店買了一手啤酒,來到海邊散步吹海風。

玩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     休傑想要轉身坐起來,更仔細的看看附近,友義卻緊緊的抱著他。

    「放開我吧!我不跑了。」休傑說。

    友義剛開始還不相信,過了一會看休傑沒有反抗的跡象,就鬆開他,兩人坐在籃球場上,看著校園的風景。他們就這樣沉默了一陣子。

玩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       警方已經來過休傑在南投的家了,可是友義知道那些警察不知道的事情。正確的說警方是來到休傑他叔叔的家。(他父親坐牢之後,他的監護權給了他叔叔)。他叔叔過世之後,那裡就沒有其他人住了。休傑近幾年是不是住在那裡不知道,只可以肯定他的戶籍是在那裡。但是同樣的,休傑小時候真正的家,也是沒有其他人住,休傑很有可能會躲在那裡。

    友義刻意穿著便服,不帶配鎗。他一個人來到休傑的老家,他繞著屋子走了幾圈,無法確定裡面有沒有人,等了一下之後,他決定輕輕的推一下門。門鎖已經被撬開了,是新的痕跡,友義可以確定最近有人進來過,他慢慢的把門打開來。

    三層樓的透天房子,如同常見的格局,一樓先是客廳,經過樓梯,廁所,最後面是廚房。友義慢慢的走了進來,想盡辦法不發出聲音,就在他走到樓梯旁,準備要往上走的時候,在廚房裡被冰箱擋到的死角裡,衝出一個人來。

玩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     忙碌的警察生活,一直都讓友義過得很「充實」。這次接連兩天的休假,他打算安靜的在家裡看電視度過。

    一大早,友義的太太準備好早餐之後就出門了,友義一個人安靜的吃著早餐,也順手打開了電視。國片台重複播著幾百年前的電影,他看來看去,最後決定轉到了新聞台。今天是個大日子,一早上各家新聞台的重點新聞,就鎖定昨天的綁架案。

    「日前某某公司董事長的兒子遭綁架案件,昨天在警方的協助之下,成功的在交付贖款時逮捕了幾名綁架集團的成員,按照嫌犯的供詞,目前還有一人在逃。在逃的是企劃這次綁架案件的首腦,馬休傑,以下是警方提供的嫌犯照片……」

玩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     「學務處報告,學務處報告,二年二班馬休傑,請到學務處來。」

    中午午休剛結束,學務處就傳來廣播。友義感到相當的不安,因為休傑這個星期,已經是第三次被請到學務處了。就在他感到不安的同時,友愛跑到友義的班上找他。

    「哥,快過來。」友愛很緊張的叫他。

玩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     上課鐘響,國中新生訓練的第二天,新生們都被集合在活動中心。在這節安排的活動是學校社團介紹,友義也在新生的行列裡。

    學校的各社團依序上臺介紹,有舞龍隊、樂旗隊、棒球隊、排球隊,還有籃球隊等。輪到籃球隊上臺介紹的時候,友義在臺上的眾人中看到熟悉的身影。籃球隊隊長在臺上介紹籃球隊的正式球員。「這位是我們的小前鋒,二年二班的馬休傑。」「是休傑學長。」友義心想。從去年他畢業到現在,他們總算又再見面了。

    下課時間一到,友愛跑來找友義。

玩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       國小母校種有一棵鳳凰樹,鳳凰樹是在建校那年就種下的,距今已有四十多年的歷史。每年到了畢業的季節,就是鳳凰花開的季節。在老師之間流傳著一個傳說──哪一年鳳凰花開的最漂亮、最旺盛,那一年的畢業生將來在社會上就會表現的特別優秀。

 

    「快點!他在這邊。」畢業典禮已經結束了,友愛拉著友義,在畢業生中尋找休傑的身影。兩人氣喘呼呼的跑到他面前,友愛拿出一個禮物給休傑,說:「休傑學長,祝你畢業快樂。」

玩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     我在機場的大廳像個傻子一樣的在等她,本來我根本不知道T是幾點的飛機,可是來了機場之後才發現T的目的地今天只有一班飛機,這點我想K比我聰明,我想他早就查過班機時間了。
      我看到T的時候,她也看到我,她看起來有一陣猶豫,不知道是不是該和我打招呼,不過最後還是向我走過來。
      「老師,妳要出國那麼大的事情,都沒有人來幫妳送機嗎?」我說,語氣中企圖裝出輕鬆的樣子。

玩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     我終於找到T,又是一個星期之後了。她手機終於開機,我和她通上了話。
      「那個……我不知道該說什麼客套話,老師妳之後有什麼打算?」電話一端沉默了一下,才回應我。
      「我星期五就要出國了,我要去國外讀漢學博士,我的打算就這樣。」我不知道該再多說些什麼,於是就祝福她,掛掉了電話。

玩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     我來到輔導中心的諮商室時,K看起來已經待在那裡有一段時間了。輔導老師讓我們單獨面談,K在我面前流淚,告訴我最近發生的事情,還有他個人的一些想法。
      「我真的很愛她,是那種一輩子都可能不會遇見過一次的知己的愛。我知道她也是這樣的想法,我沒有想過事情會這樣。」我們聊了有一個多小時,最後他這樣說。
      我問K:「你老實告訴我,你們有沒有發生關係。」

玩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     K沒來上課,文章從昨天晚上被PO出來之後,K今天一整天都沒去上課。我跑到中文系辦公室,想要找T老師,系辦裡的每一個人眼神都怪怪的,問我是誰。我一說我是她的學生,大家都沉默。我 會意過來後,解釋說我不是K,我是K的學長,去年也是T的學生。這樣才總算有人回答我,告訴我T要請假一陣子,她短期內不會來學校。
      隔天一早,我被室友D吵醒。
      「魂!上報了,你要不要看。」

玩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      那天晚上,學妹丟了msn的訊息給我,她告訴我說:「學長,你看過日劇《魔女的條件》嗎?」我向來對日劇沒有什麼研究,甚至可以說對所有的連續劇都沒有研究。
      「沒有?是在演什麼的?」我問她。
      「是在上演『師生戀』的故事,你偉大的學弟K,正在和T老師上演『魔女的條件』的故事。」

玩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      我們學校的文學獎,西灣文學獎嗎?

      T會鼓勵學生投稿,這一點她的學生都知道,只是每年會得到她鼓勵的學生,其實用一隻手就數得出來。我也是在一年的國文課裡,在最後一次的作業上,才看到她鼓勵的評語。K他才上了一個多月的課,T就願意給他這樣的鼓勵,表示他真的有點天份吧。整個晚上我失眠了,打開電腦,建立word檔,準備把目標放在下學期的文學獎。

      菩堤樹下是中午用餐的好地方,剛上大學時,我也常常去福利社買了便當之後,就坐在樹下吃東西。只是隨著對環境愈來愈熟悉,會去買便當實在是下下之選,現在的我多是在校外的餐廳用餐。

玩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      回到宿舍之後,我翻開了國文課的作品集,從我的第一篇文章看到最後一篇,看著自己的分數如何從70分變到84分,這一年來在寫作上的進步。然後打開行事曆,看著上面註記的家聚的日子。「我一定要好好虧他!」我心裡這樣想著。

      學期初的家聚我選在一家火鍋店裡舉辦,今天大三、大四的學長都有來,K因為沒有機車,所以由我載著他到火鍋店。大三學長個性比較活潑,很熱情的招呼大一的學弟。平常我是和大四的學長比較有話聊,個性也比較像,所以我坐在他對面,K坐在我旁邊,這樣「兩兩廝殺」的局勢就形成了。
      我很羨幕大四的學長,大一開始永遠是書香獎,今年推甄台大是穩上的,而且決定提前畢業。我和他聊起了大二還有大三的課程,以及各門課教授的風格。旁邊的K和大三的學長,也聊到了選課的 事情,我不禁想起了和T的事情,於是就插嘴,加入他們的話題。

玩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     剛開學總是在忙碌中渡過,可以有許許多多的應酬。和許久不見的朋友聚餐、到系館「晃」一圈,和認識的教授打聲招呼、迎新宿營、社團招生、家聚、導生聚。
      在忙亂當中,我還想到了國文老師T,以及記得T在我最後一篇文章的評語:「去投稿吧,不過當然不是這篇文章,你有一個暑假的時間,好好寫文章。」
      暑假我寫文章了嗎?當然我寫了,所以我約了T出來吃飯,拿我的作品給她看。

玩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     當然,這只是一個我聽來的故事,故事中的主角不是我,但是事實上,我也參與了一部分的演出……。

      升大二那年的暑假,就在打工和營隊中渡過。在暑假後期參加了系上的中區迎新,也代表著我們正式以學長的身份,開始要照顧學弟妹了。
      開學前不久,電腦螢幕上,msn傳來了一則訊息,我的直屬學弟K正為著選課的事情在煩惱著。

玩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3) 人氣()

1 2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