學校裡的「文學創作社」,是一個新成立的社團,成立有一兩年了。創社的社長文華本來是現代詩社的,以前也是專門寫現代詩。可是自從他修了一堂中文系開的「現代小說選」之後,就轉向小說創作,沒多久他就找了一些同好,成立了「文學創作社」。
這個社團雖然名為「文學創作社」,可是主要還是以小說創作為主,有的人會兼寫散文,如果想要寫現代詩的,其他社員會請你到現代詩社去。社團的活動可以分成幾大類:星期一會有固定的小說發表,有新創作的同學會在這一天發表自己寫的小說,然後和其他人討論優劣得失;星期二是小說研究,主要是研究當代小說家的作品;星期三會請一些作家來演講,教導學生如何寫小說;星期四是電影欣賞,他們會討論原著小說改編而成的電影作品,然後分析原著和電影的異同;星期五是集體創作時間,有興趣的人會集合在一起,討論在社刊連載的集體創作小說內容。(社上每個月會固定發行在校內流通的刊物,上面以「文學創作社」這個名稱,發表集體創作的連載小說。)
      新成立的社團就能夠規劃出如此豐富的活動內容,的確吸引了校內一批喜愛文學創作的學生。他們聚集在這個社團裡,吸收許多的養分、彼此學習成長,讓自己的小說愈寫愈好。不過自古「文人相輕」,到了現代也是一樣。社團裡幾位優秀的小說創作者,總是看其他和自己才華相當的人不順眼。
     中文系的雅君創作的小說,總是以校園愛情故事為主題,因此常常被嘲諷是個不入流的言情小說家。外文系的佩芳,總是把身邊好朋友的故事寫進小說裡,雖然經過包裝,可是角色都被刻意的醜化,讓人覺得她沒有道德心。化學系的明鏡,喜歡在小說創作裡引經據典,讓人覺得根本不是創作小說,而是在抄書。上面這幾個人,雖然在寫作上各有各的缺點,但是不可否認的,他們是文學創作社裡優秀的小作家,作品也常常在社刊上刊出,在校園內各有各的忠實讀者。
      只是他們幾個人,到底誰比較厲害呢?今年四月份的校內文學獎,也就是他們分出高下的時候了。今年文華社長就要畢業了,在文學創作社裡,社長沒有規定一定要給幾年級的學生當,但是身為創社的社長,文華受到社員們的支持,就一直當社長到大四。現在他要畢業了,社內勢必要選出一位新的社長。雅君、佩芳還有明鏡這三個人都有意要擔任社長。
      可是按照當初社團成立時候的組織章程,要當選社長的人,必須經過兩部分的評比,一部分是 社員的票選,占百分之三十;另一部分是過去一年參加文學獎得獎的次數,以及文章在各大報紙或文學期刊上發表的次數加總積分。雅君、佩芳還有明鏡這三個人,雖然在校內有一批忠實讀者,可是真正要談到他們投稿文學獎得獎,或者小說被報紙期刊刊出的次數,實在是少得可憐。他們唯一能夠增加得獎數的機會,就是每年四月的校內文學獎。
      為了今年的校內文學獎,他們三個人都準備了許久。往年參加文學獎,短篇小說組和極短篇小說組得獎的同學,幾乎都是文學創作社的同學。這一次的文學獎,經過初選之後,三個人的作品都通過了短篇小說組和極短篇小說組的初選。在決選那一天,會有三位評審當場評選出前三名還有佳作的文章。
      在短篇小說組的決選會議上,三位評審分別表達了對進入決選的每一篇文章的看法。雅君的文 章是〈月光海〉,描寫大學時代的情侶,一起看月光海是他們戀愛時的重要回憶,可是大學畢業之後兩人因故分手,在女生結婚前夕,男生勇敢的約對方到海邊看月光海的故事。佩芳的文章是〈原來愛〉,她把同班同學追一個中文系女生的故事寫了進來。明鏡的文章是〈愛情線索〉,描寫一個女生意外在圖書館借到的書裡面,發現夾了一張寫有詩句的紙。她從這張紙條開始,在其他書中找到其他的詩句,組成了一首現代詩,也找到了原作者並且愛上他。評選的結果,明鏡的〈愛情線索〉得了第三名,佩芳的〈原來愛〉得了佳作,而雅君的〈月光海〉沒有得獎。
      結束短篇小說組的決選後的休息時間,雅君、佩芳和明鏡三個人開始討論起剛剛評審給的意見。雅君承認她寫的小說太一廂情願,有很多不合理的地方沒有注意到;佩芳也說她寫的故事太平凡無奇,沒有吸引人閱讀的地方;而明鏡也覺得他小說中最關鍵的那首現代詩,應該是自己的創作,而不應該是引用別人的詩,這樣子女主角因為崇拜男主角的文采而愛上對方的故事,就會更合理。
      到了下午的極短篇小說組決選,令三人跌破眼鏡的事情是,文華社長也來參加。文華社長看著他們三個人,笑著說:「雖然我要畢業了,可是我有空的時候還是寫了些文章,於是就順便拿來投稿了。」這次極短篇小說的決選,評審幾乎是一面倒的局勢,所有評審一致讚美文華社長的極短篇小說〈說故事的人〉,內容是一個人在路上,把同一個故事說給別人聽,說到最後,本來很長的故事變成只有短短幾句話就交代結束,他因此學會了抓重點說話的本事。
      最後文華社長的這篇文章得了首獎,第二名從缺,第三名是一位一年級的新生,但是他不是文學創作社的人。雅君、佩芳和明鏡三個人,連佳作也沒有得到。這次的文學獎結束之後,文學創作社裡的討論風氣更勝以往,社上有一個月的時間,幾乎都在討論這次校內文學獎得獎的作品。到了六月份的社長選舉,雅君、佩芳和明鏡三個人都表示不參加了,他們覺得憑自己的文采,還不足以擔任社長的職位。

 

2014-3-23刊於更生日報

創作者介紹

三言兩語打發你

玩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