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到宿舍之後,我翻開了國文課的作品集,從我的第一篇文章看到最後一篇,看著自己的分數如何從70分變到84分,這一年來在寫作上的進步。然後打開行事曆,看著上面註記的家聚的日子。「我一定要好好虧他!」我心裡這樣想著。

      學期初的家聚我選在一家火鍋店裡舉辦,今天大三、大四的學長都有來,K因為沒有機車,所以由我載著他到火鍋店。大三學長個性比較活潑,很熱情的招呼大一的學弟。平常我是和大四的學長比較有話聊,個性也比較像,所以我坐在他對面,K坐在我旁邊,這樣「兩兩廝殺」的局勢就形成了。
      我很羨幕大四的學長,大一開始永遠是書香獎,今年推甄台大是穩上的,而且決定提前畢業。我和他聊起了大二還有大三的課程,以及各門課教授的風格。旁邊的K和大三的學長,也聊到了選課的 事情,我不禁想起了和T的事情,於是就插嘴,加入他們的話題。
      「欸,你不會大一通識國文被當掉吧!」我開玩笑的說。
      「怎麼會,那個老師教得很好,我上課也很有興趣。」他轉過頭來帶著笑意對我說。
      「那我怎麼聽說你第一堂課完就說要退選?」
      「你怎麼聽說的?」
      這個時候大四學長站了起來,拿湯匙撈了點火鍋料,問說:「是那個老師開的,逼得你要退選!」
      「就是T老師啊!」我說。
      「就是你很崇拜的那個國文老師啊!」大三學長忽然放了冷箭過來,其實身邊很多人都知道我很尊敬T的事情,因為她在課堂上教給我一輩子都受用的事情。
      「用崇拜來形容是有點超過了,我覺得我們比較像是好朋友。」我說。
      「好朋友?她很年輕嗎?」大三學長再問。
      「她剛好大我十歲。所以你課還OK吧?她說你寫作文很認真,說妳很有才華。」我回答了大三學長的問題,把焦點回到了K的身上。
      「那不就大我十一歲?」K先是喃喃自語地說出這句話,才回答我的問題,說:「她讓我愛上了寫作,我本來以為寫文章很難,可是當他要求我們不準寫『文以載道』的『鬼話』之後,我才真正的了解到什麼叫作寫作,並且愛上寫作。」
      「我也是這樣啊!」我心裡這樣想著,決定放過了他,但想了一想,又說了一句:「你寫的東西可以給我看嗎?我很好奇。」這個時候他竟然一副強忍笑意的表情,接著發出了「嘿!嘿!嘿!」的聲音,最後才說:「我們學校有文學獎吧!她很鼓勵我投稿,如果我得獎了,你自然看得到了。如果沒有得獎的話,那自然也沒有什麼值得看的。」

創作者介紹

三言兩語打發你

玩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