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、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夜奔

 

「她真的會去嗎?」

「要相信自己,也要相信她啊!」星期二晚上和小玉通過電話之後,星期三整天,我的心情都像懸在半空中一樣。

「附帶一提,星期三晚上,天氣萬里無雲!祝你好運啦!」

 

下午快四點,我拿出前一天晚上規劃的行程表。下了班之後先到達臺北車站,坐七點多的高鐵到高雄左營車站,時間差不多九點。我和住高雄的同學借了車,從那裡開車到學校山上的大自然,大概十點前後就可以到達了。

想著這些,我幾乎沒有辦法工作,每隔幾分鐘就盯著電腦螢幕上的時間看。

「小陳,開會,○○公司的事情。」

「什麼!」

我幾乎是叫了出來。還有十五分鐘下班,課長急急忙忙從我身邊走過之後,丟下這句話。我的驚呼聲惹來他不耐的眼神,但也只是幾秒鐘的時間。隨著他轉過身去,走向幾個同事要求開會,我也拿著相關的資料跟上去,進入會議室裡面。

一批採購的案件出了包,上游廠商提供的原料有問題,經理要求明天早上看到報告,課長的臉色相當的難看,把負責的同事訓了一頓,要求大家討論如何補救。

我離開公司的時候,已經是六點十七分了,現在趕到火車站也來不及坐上七點多的高鐵。雖然我本來就沒有事先訂車票的習慣,只是這樣不如意的開頭給我一個不好的預兆。

「會不會有什麼意外?」我腦海竟然浮現出日本動畫《秒速五公分》的劇情。

 

「學長!你現在在高鐵上了嗎?」七點半,小李知道我大概的行程規劃,打了電話來關心我。

「沒有,我下班晚了一些,現在在高鐵站,要坐八點的那班高鐵。」

「那幾點會到高雄?」

「大概十點左右」

「喔!那就祝你好運了。」

希望如此。在上高鐵之前,我打了電話給我大學同學,告訴他我坐了另外一班的列車,希望他能等我一下。

    我沒有和她約明確的時間,但是十二點是我們之間的默契。本來給自己兩個小時的充裕時間,但是現在卻又擔心會不會來不及。看著窗外閃過的風景,我的心情愈來愈緊張。

 

「我們一定要一起看月光海。」我忽然又想起那個時候,看著她因為喘氣而變紅的臉,我堅定的對她說的話。

列車的速度忽然減慢了下來,問題是才剛過台中烏日站。在感到列車明顯的減速到完全停止之後,乘客開始騷動了。

「怎麼回事?」我心裡害怕的事情終於發生了,也許高鐵一年才出個幾次狀況,問題是它出現在今晚。列車上傳來了車長廣播的聲音,因為一臺列車在前方的鐵軌上發生故障停駛,所以在鐵軌上的所有列車都必須先停止運行。

「開什麼玩笑?」我開始因為不安而失控,想要衝到列車長室。車廂門一打開,列車長剛好走了進來。

「到底怎麼回事,列車要停多久?」我發問,其他的乘客也開始鼓噪起來,列車長很不好意思的先向大家道歉,表示就算故障的列車移離了鐵軌,按照標準作業流程也要等九十分鐘的檢查程序完成才可以繼續行駛。

我聽到這裡開始慌張了,看著手錶上的時間,現在是九點十七分,我根本等不了這麼久。

「我可以要求下車嗎?」列車長一臉驚訝的看著我,當我發現這是不可能的事情之後,我忽然鼓起勇氣對他說:

「對不起,有一個我深愛的人在等我,我不能遲到……。」

 

我跑了二十分鐘才到達烏日站附近,在列車長放我下車之後,我就打電話給小玉。她以最快的速度開車來接我,我坐上了駕駛座開車。

「我不能陪你一起去。」她先說了。「我明天還要上班。」

我快速的回轉車身,看著車上的GPS導航,尋找高速公路的方向。

「我在哪裡放妳下車?」

「你有什麼打算?真的要開著車殺到高雄?」

「兩個小時內會到,如果現在過去的話,我會在十二點前到達。」

我車子已經開在前往高速公路的方向上,因為我知道,當小玉沒有回答我的問題時,表示我在哪裡放她下車都無所謂。果然在等紅綠燈的時候,她打開了車門下去,對我說:

「我十二點整打電話給你。」

「好。」

等她關上車門,綠燈剛好亮起。一路上,我開著收音機聽著聲音,就只是要聽到聲音而已,我並沒有留意到底播放了那些音樂。在駛往高雄的路上,一幕幕,過去我和她在一起的畫面,就像倒帶一樣播放出來。

 

「我和她沒有什麼,妳難道不能相信我,我在學妹家過夜並不表示我有和她怎麼樣嗎?」

那個時候,有個學妹因為和男友分手,喝醉了酒倒在她家樓下,我剛好經過看到,就送她回家。學妹醉得很嚴重,半夜裡起來吐了兩次,我因為擔心她出事,整個晚上,我睡在她家的地板上照顧她。隔天早上她清醒了,送我下樓,卻意外的被在附近早餐店買早餐的玲,看到這一幕。

原本只是誤會,可是因為玲言語的刺激,我第一次和她賭氣,那也是唯一的一次。

 

十一點四十分,我下了交流道,車子在減速的時候發出了怪聲,但我沒有很在意,順著中正路要往學校的方向開去。

「不對勁?」車子愈往前開,引擎愈是頻繁的傳來一種異常的爆震,我試著減速,可是忽然發現沒有辦法再加速。

「完了。」當我想到這,引擎突然熄火了,我順著慣性把車子停在路邊。我轉頭鑰匙發動了幾次,車子完全沒有反應,只好下車打開引擎蓋。

我根本就不了解車子,根本看不出來車子哪裡有問題,我慌忙的打開幾個蓋子,看起來應該沒有問題,但又看不出來是哪裡的問題。我看了看四周,這裡是在高捷的文化中心站附近,非假日的高雄市晚上十二點,街上根本很少行人和車輛。

「怎麼辦?」我忽然之間,感到命運的作弄,也在這個時候,我的手機響起。

「你到了嗎?」是小玉。聽到她的這句話,我不爭氣的在她面前哭了。

「……對不起,我想放棄了,也許上天根本就不打算讓我見她一面。」

電話一端的小玉沉默了一會,接著告訴我:

「現在放棄還太早,你以為她只會等你到十二點嗎?我可以告訴你,今天晚上,月落時間是三點四十分左右,你還有時間。」

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,問說:

「所以呢?難道妳要我從這裡跑到中山大學山上的大自然嗎?萬一她不會等我,或者她根本就不打算來呢,會不會等我真正到了那裡,發現只是白費力氣呢?」

小玉又沉默了一會,這段沉默比剛剛更長,最後才說:

「你還愛她吧?!」

「如果是的話,那麼我會告訴你:『跑吧!孩子!』」

聽到這句話,我整個人震動了一下,在掛掉電話之後,我把車上的鑰匙拔了下來,朝著學校的方向狂奔。

 

我不知道用盡全力跑了多久,我只記得在經過中山路的時候我在路邊吐了一次,在經過中華路沒多久,我又支持不住的扶住路邊柱子,又吐了一次。

「好苦,真的好苦。」不光只是感覺膽汁都被我吐了出來,而是和玲的距離,讓我感覺好苦。

「先生你沒事吧!」我忍耐著不適,轉頭向訊問的人看過去,是在附近巡邏的員警。我忽然想到自己真笨,為什麼要真的跑,為什麼不去向警察求救。只是現在的我根本說不出話來,也無法向對列車長那樣,說出那麼感人的話來。

「需要幫忙嗎?」等到我好不容易緩過氣來,警察先生又問了,我用最短的時間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解釋清楚。

一點二十七分,我來到了中山的校門口前面。

「這裡我們不進去了,你要好好把握。」在校門口和警察們道別,我走進了校園,深深吸了一口氣,繼續往大自然的方向跑去。

「接下來靠你自己了,年輕人,感情的事情也要靠自己付出一些努力。」

順著校門口蜿蜒的道路,向海的那一邊,我第一次看到了月光海。還沒有月落,我努力調整自己的呼吸,讓自己不再狂奔,而是像慢跑一樣。

 

來到大自然往下的斜坡,我停止了跑步,一邊喘著氣,一邊往下走去,一邊看到在美麗的月光海照映之下,地上坐著一個身影,對方轉過頭來看著我……。

 

她笑了。

 

我也笑了……。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三言兩語打發你

玩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