警方已經來過休傑在南投的家了,可是友義知道那些警察不知道的事情。正確的說警方是來到休傑他叔叔的家。(他父親坐牢之後,他的監護權給了他叔叔)。他叔叔過世之後,那裡就沒有其他人住了。休傑近幾年是不是住在那裡不知道,只可以肯定他的戶籍是在那裡。但是同樣的,休傑小時候真正的家,也是沒有其他人住,休傑很有可能會躲在那裡。

    友義刻意穿著便服,不帶配鎗。他一個人來到休傑的老家,他繞著屋子走了幾圈,無法確定裡面有沒有人,等了一下之後,他決定輕輕的推一下門。門鎖已經被撬開了,是新的痕跡,友義可以確定最近有人進來過,他慢慢的把門打開來。

    三層樓的透天房子,如同常見的格局,一樓先是客廳,經過樓梯,廁所,最後面是廚房。友義慢慢的走了進來,想盡辦法不發出聲音,就在他走到樓梯旁,準備要往上走的時候,在廚房裡被冰箱擋到的死角裡,衝出一個人來。

    那個人手上拿著一把水果刀,就要往友義身上飛撲,好在友義畢竟是受過訓練的警察,他馬上一手抓住對方的手,一手抓住對方的衣領,把對方摔到旁邊地上,他手上的水果刀也在這個時候落地。

    「是休傑學長嗎?是我,我是友義,你還記得我嗎?」

    對方本來想要馬上站起來後再撲過來,可是聽到友義說的話,就停下了動作。

    友義這個時候仔細的看著對方,對方就是休傑。

    「友義?怎麼會是你?你怎麼會來這裡?」

    友義回想剛才的情形,再評估一下局勢之後,說:「我早上看了新聞,知道你出事了,想說你會不會逃回來南投,就來這裡看看有沒有機會碰到你。」

    休傑聽完這段話,整個人從備戰的狀態放鬆下來。他坐在地上,喘著氣。

    「好久不見了,真的沒有想到竟然會是你,真的好久不見了。」

    友義不說話,靜靜的看著他。

    休傑低著頭喃喃自語,友義聽不清楚他在說什麼,大概是一些「沒有想到……」「這麼久了……」之類的。

    過了一會兒,休傑抬起頭來說:「友義,你能不能幫我?」

    友義猜得到休傑要說什麼,他知道接下來是攤牌的時候了。

    「我能幫你,學長,去投案吧。」

    休傑聽他這麼說,搖了搖頭,說:「我不可能去投案的,你如果不願意幫我逃難就算了,你走吧,我就當作你沒來過。」說完這句話,休傑站了起來,背對著他,表示不想再和他多說什麼。

    「我不會走的。」友義說。「學長,我是警察。」

    友義說完這句話,氣氛凝結了有幾秒鐘,休傑轉過頭來看著友義,兩人停格了。下一秒,休傑轉身就往門口衝,友義也追了出去。

    兩人開始在街道上追逐,路過的人都在看他們。休傑一路死命的往前跑,不知道是不是刻意的,竟然跑進了國小的母校。今天是假日,校園裡只有一些來運動的人,兩人在校園裡奔跑,休傑忽然跘到東西,腳步一個不穩,友義在這個時候飛撲上來,把他壓倒在地上。兩個人在地上喘著氣,都說不出話來。休傑仔細看了看四周,發現他們在學校的籃球場上。

創作者介紹

三言兩語打發你

玩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