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學畢業之後,友傑找了許多的工作,可是一直都沒有好的結果。為此他特地請一些親友教導他面試還有履歷撰寫的技巧,他的履歷和自傳愈寫是愈豐富。而且能夠吸引人。他對面試許多常見的問題也早就模擬了許多遍,對於大部分的問題都已經練習的能夠對答如流了。
      儘管如此,他的履歷投遞出去就像石沉大海一樣,投遞了近百封履歷出去卻換來不到十個面試的機會。而且每次面試之後都讓他感覺到,自己肯定沒有機會。似乎找不到企業願意進用社會新鮮人,這點讓他心裡非常不平衡。
      友傑是企管系的學生,他在學校的成績並不差,也有相關社團、系學會還有工讀的經驗。照理來講條件應該是蠻好的,可是大環境如此,求職的困難是普遍的現象。
      找不到工作的這段日子,他開始到大學的圖書館找書讀、企業管理的、人際溝通的、理財的、文學的,他到處亂借書來看,完全不去思考未來的方向在哪裡,該何去何從。後來他聽了長輩的建議,決定專心準備公職,也因此似乎找到了一個目標,讓他每天固定在圖書館讀書。
      可是高考三等考試那麼難,他覺得準備不到一年的時間是沒有辦法考上的,於是他決定從高考四等開始考。可是看了簡章之後,他又覺得高中畢業就能參加的考試,他大學畢業後才來準備,還不一定考得上。為此他又因為自己的遭遇感到憤恨不平,讓他每一天的生活都過得非常不愉快。
      那天他在大學的圖書館,遇到大學時管理學的教授。教授很訝異在這裡遇到他,問他為什麼還在這裡,不是已經畢業了嗎?他回答教授他目前的近況,他打算考公職,所以天天到學校的圖書館讀書。他順便向教授抱怨說:「讀大學根本一點用都沒有,現在還不是要跟高中畢業生搶工作」。教授聽了他的話,想了一想之後,告訴他下個星期來他的課堂上,旁聽他的管理學。
       友傑很聽話的準時來到課堂上,想要知道教授想要教導他什麼。那天教授一進教室,就在黑板上寫下兩個英文單字,「university」和「universe」,接著就問同學一個問題。
      「大學為什麼叫作university,university和universe有什麼關係?」按照教授的習慣,他讓同學思考一下之後,開始一個一個點學生起來回答。
      「大學是什麼?」教授問。
      「大學是,學習知識的地方。」第一個同學回答。
      「學習知識的地方?聽起來不錯喔!是學習什麼樣的知識?」教授更深入的問。
      「學習很多專業知識的地方?」那個學生接著回答。
      「學習很多專業知識的地方?真的嗎?你學到很多專業知識嗎?」教授說。「來,你上大學之後和上大學之前有什麼不一樣?」教授接著點下一位同學。
      「上大學……就變得比較不一樣,就懂了很多東西。」下一位同學回答。
      「你懂了哪些東西?你學了很多東西嗎?這些東西對你有什麼幫助?」教授問。
      「就……讓我整個人變得很不一樣,就知道很多知識道理,看事情的角度都會不一樣。」那個學生繼續回答。
      「看事情的角度都不一樣,那你的心靈有沒有變得更寬廣了?」
      「有!」
       所以說你覺得大學和宇宙有什麼關係?大學能不能讓你學習『宇宙』,讓你學到『宇宙般的寬廣』」教授這一次點了友傑回答。
       友傑想了一下回答說:「有。」
      「所以你現在知道為什麼要讀大學了嗎?」教授對全班同學也對友傑說。
      「大學的目的,是要你學習心靈的寬廣,讓自己有寬廣的眼界,像宇宙般寬廣的眼界去看待世界,是要你追求宇宙的真理,最後要能夠創造普遍的,公共的財富。」       
      「所以說,大學四年你學會了什麼?你能夠帶走什麼,你就成為什麼樣的人。讀大學真的沒有用嗎?我親愛的學生啊,你是被祝福要成為一個偉大的祝福,不要因為一時的不如意,就放棄自己了。」教授最後的這一段話,是對著友傑說的。
      友傑聽完這段話,感動的流下淚了,他感謝教授在他大學畢業之後,再為他上了這樣寶貴的一堂課。至於之後求職的順利與否,已經不重要了。

 

2013-3-5刊於更生日報

創作者介紹

三言兩語打發你

玩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