信箱裡面放了一張喜帖,是大學班上不把我算在內,最後一位單身的同學寄來的。結束工作後回到家中,我發現了這張喜帖,把它放在客廳的桌上翻看著,思考著要不要去。
      大學同學中最早結婚的人,在我碩士班二年級的時候就結婚了,十幾年過去,我們也已經三十四、五歲了。這中間每年都會收到三、四張喜帖,剛開始也都會一一到 場祝賀。可是當自己年過三十,發現自已連戀愛的對象都沒有之後,就再也忍受不了在喜宴的場合裡,同學或師長有意或無意的玩笑。
      「小陳,什麼時候輪到你結婚啊!」「我那個未來的大嫂在哪裡?」「你如果今年結婚,我就包一包六萬的紅包給你。」
      隨著年紀的增長,未結婚的人就好像犯了天大的罪一樣,必須忍受著身邊的人,三不五時的取笑。也常常會接到一些自稱是聯誼社的人打來的電話,詢問目前的交友 狀況,有沒有興趣參加聯誼等等問題。當然不是沒有想過試著在這樣的機會裡認識女孩子,可是因此而認識的女孩子,會不會是自己理想中的對象這點卻又讓我感到 困惑,最後也就因此而卻步。
      終於我還是選擇參加了這最後一場大學同學的結婚喜宴,在大學同學的那一桌,坐下的都是夫妻檔。「小陳,你去坐那一桌。」當招待的同學過來推我到另外一桌。
      「那裡還有位子嗎?來的人不都是一對一對,剛好把十人座的圓桌坐滿?」「放心,你也是一對,小薇去年離婚了,你去和她坐。」
      「小薇離婚了?」
      那位我大學時代的女朋友,考上研究所後就分手,在隔年寄給我全班第一張喜帖的人。
      「記得喔,全班的人都在等明年喝你們的喜酒。」
他把我推到了桌邊,就在小薇的旁邊,大家很有默契的空著一個座位,我仔細的看著她好一會,她也抬著頭看了我一會。最後她笑了,我也笑了,接著就在她的身邊坐下

 

2012-5-24刊於更生日報

創作者介紹

三言兩語打發你

玩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